当前位置:主页 > 娱乐 > 明星 > 正文

原创 法国奥斯卡12项提名,2万人打出8分,这部非典型战争佳作不该被埋没!

未知 2019-05-15 09:50

提到战争片,你会想到哪部电影?

是场面震撼、血肉横飞的《血战钢锯岭》?还是紧张到不能呼吸的《敦刻尔克》?或是带着主旋律的《红海行动》?

无论哪一种,它们都有着相似的特点:用最大的场面、最刺激的视听语言,向所有人传达战争的残酷。

但如果告诉你,有人把战争的残酷,拍成了气质浪漫的文艺片,你会不会立刻好奇起来?

蜀黍说的正是这部法国电影《天上再见》,目前正在院线热映中。但是上映快10天还不到200万的票房,应该没有几天就要消失在电影院了。然而这部高分电影,明明不应该被埋没。

在去年的法国凯撒奖上(相当于法国的奥斯卡),《天上再见》一共获得了12项提名,可见这部电影的分量。

如果说这部电影什么地方最吸引人,那就是它的气质,海报已经传达了这种风格↓↓

眼神冷峻的面具背后是极致的华丽,各个人物淹没在金色的飞屑和彩色气球中。如果不是看介绍,很难想象这是一部表现战争的电影,可能还以为会是法国版《了不起的盖茨比》。

例举了这么多《天上再见》突破我们固有印象的“矛盾感”,它到底有多精彩呢?简单来说,它在浪漫中带着悲伤,华丽中带着黑暗。没有多少战争场面,却又深深把残酷感传递出来,最后还带着感人的亲情。

说这么多形容,其实故事并不复杂。时间倒回到1918年8月,一战已经进入尾声,停战的消息已经传遍战场,德国和法国士兵都在战壕里等待撤退的指示。这本该值得欣慰,但有的人不喜欢和平,比如军官普拉代尔。

战争对普拉代尔来说,不是对死亡的恐惧,而是向上爬的手段。反正自有士兵去牺牲,他要做的就是踩在尸体堆上领军功。听闻要停战,他得赶着再捞一票大的。

所以他大白天的派两个士兵去巡查前线,而且偷偷从背后杀死他们,还栽赃是德国人干的,这样法国士兵又提着枪冲上了战场。

但是这一切他干得并不干净,另一个士兵艾伯特发现了这两个巡查兵尸体上不对劲的地方。眼看事情要败露,普拉代尔用了两颗手榴弹解决问题:一颗毁灭尸体,一颗让目击者艾伯特变成尸体。

士兵艾伯特

艾伯特被手榴弹溅起的尘土埋到了深坑里,生死关头,战友爱德华把他拉了出来,但爱德华也因为救人而付出了惨痛代价:整个下巴被炸飞,只留下一个血肉模糊的空洞。

原本的爱德华是这样一个精致帅气的法式小伙↓↓现在被彻底毁了容。

从他的梦魇中我们还得知,爱德华原本出身很好,从小学画画,很有艺术天分。但他与父亲的关系非常差,于是他跑来参军,想要用这种行为报复父亲的冷漠。

而现在,这位本来很有前途的艺术家,只能靠喉咙上的一根管子活着,护士每天给他注射各种流食。

陷入绝望的爱德华,第一反应是不想这样回去见到家人,尤其是那个令他憎恨的父亲。所以艾伯特为他制造了一场假死,从此爱德华隐姓埋名和战友艾伯特一起生活。

从这里开始,法国的战后社会显现出了截然不同的两面。一边是如艾伯特和爱德华这样的退伍老兵,贫穷还失业,身上有伤的更惨,都没有钱医治。

这里还有个细节,爱德华日常需要吗啡镇痛,但这种处方药不可能自己买到。艾伯特就专门去偷那些老兵,因为他们身上会随身携带吗啡,这是他们用来换钱的东西。由此也可以推测,有多少退伍兵并没有领到慰问金,以至于生活如此困难。

另一边则是普拉代尔这样的投机者,靠着发死人财过得光鲜亮丽。普拉代尔揽下了建设死亡士兵墓园的工作,为了从中获利,他雇佣廉价的中国劳工来挖墓地。这就有个问题,这些劳工不懂法语,怎么保证每个已牺牲的士兵能安息在正确的地方?

普拉代尔对此的看法是,管他的,墓地里有人躺着就行了,对不对得上号没有关系,反正人们只是对着墓碑表达哀思给活人看。

作为曾经的军官,他还能以这种坟头蹦迪的姿势在墓地里行走,可以说是非常黑色幽默了。

除了用廉价劳工,他还想出了更绝的办法:把棺材缩短到一米五,这样省下的材料费又可以进自己的口袋。装不进棺材怎么办?直接把骨头打断,命都没了,留下完整的身体也没用。

为了进上流社会,他还傍上了银行家的千金。但转头就去睡下属的老婆和自己老婆的朋友。妻子对他来说,是能带给他丰厚嫁妆和光鲜身份的工具。

好人没有好报,突破道德底线的人却越活越好,这好像也是现在依然会发生的黑色现实,多么讽刺。

这种畸形社会的负作用,就是会把原本的好人也扭曲到另一面。在战场上舍身救人的爱德华也开始谋划一场惊天诈骗案来报复社会。

脸被炸毁的爱德华已经不能说话,他只有尽情发挥着自己的艺术天赋,给自己做了38张面具来表达喜怒哀乐。

很多面具都华丽到让人忍不住惊呼,但再美的面具,也遮不住他悲戚的眼神。这里也不得不称赞一下扮演爱德华演员的演技,全程遮面,仅靠一双眼睛和肢体动作就表达了所有的情绪,简直是一大惊喜。

正如电影海报所传达的寓意,爱德华带着面具,但脑子里全是不断迸发的“奇思妙想”。因为看到了报纸刊登人们想要筹建战争纪念碑的报道,爱德华突发奇想,他绘制了各种款式的纪念碑草图,然后联合艾伯特把这些草图制作成宣传册四处发放,这样就会收到筹建人的订单。爱德华决定,收到定金以后,就拿着钱跑路。

爱德华绘制的纪念碑

终于,爱德华和艾伯特赚到了一大笔钱,他们准备离开。只是艾伯特的离开是计划到非洲,爱德华则离开得更决绝:他那有钱的父亲也成了被骗的客户,并且从画作里发现了爱德华还活着的蛛丝马迹。为了追回儿子,父亲找到了这位戴着面具的神秘艺术家,也就是爱德华。

爱德华用一双含泪的蓝眼睛看着父亲,最终解开了多年父子关系带来的心结。

然后他终于可以向所有人说一句“天上再见”,离开这个世界。

据说原著小说里的结局更加悲惨,爱德华最终是死在了父亲的车轮之下。但电影版的温情结局,也同样催泪。看到一个心如死灰的人最终得到救赎,可以安心完成自己的夙愿,简直是一大泪弹。因为人人都知道,最难的就是与自己和解。

跟随着爱德华与艾伯特的荒诞故事,一战后法国社会各个阶层的状态都被展现了一遍。这部电影的价值也在于此,很多故事都在讲战场上的绝望,而带着伤痕的战后生活,隐藏着更大的绝望。

但不要担心《天上再见》会太过黑色。导演和编剧给了爱德华一个解脱式的结局,也给了观众想要的希望:投机者普拉代尔获得了报应,艾伯特最终也有了好的生活。不过这在叔看来也过于理想化了,没有把黑色进行到底,也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电影的价值高度。

可能这也是电影的一点作用吧,现实已经很丧了,总要给我们留一点阳光。让我们戴好面具,继续在这个充满荒唐的现实里去寻找属于自己的温暖。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