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 > 足球 > 正文

战士抽完烟,习惯性做了一个动作,竟离奇抓获苦追多日的大土匪!

未知 2019-05-15 09:50

新中国建立后,解放军在全国各地特别是西南地区还有一项重要的任务,那就是清剿土匪。在广西瑶山地区,就是一个臭名昭著的土匪头子,名收甘兢生,受到军委的高度重视,对相关部队作出了“迅速拿下大瑶山”的指示。

为什么甘兢生会得到这种“待遇”呢?原因很简单,此人并不是普通的土匪,而是大有来头的。此人是广西苍梧人,毕业于黄埔军校,曾是国民党名将薛岳的嫡系将领,曾担任暂八师师长之职。解放战争中,随着国民党部队的节节败退,甘兢生为求自保,带着手下近40万残兵败将,跑回广西老家,仍妄图负隅顽抗。

1950年12月,解放军第五十八军一七四师五二〇团奉上级指示,前往广西剿匪,首要目标就是清剿甘兢生部匪军。甘兢生得到解放军挺进广西的消息之后,吓得带着部分亲信,赶紧逃往广西中部的大瑶山躲了起来。他的如意算盘是:利用瑶山的复杂地形,暂且养精蓄锐,时机一到,就逃往台湾投奔蒋介石。

这一来,甘兢生手下的几十万人马群龙无首,有的投降了解放军投降,有的向当地政府去自首,有的也跟甘兢生一样入山为匪……总之,这股原本声势浩大的匪军呈现出树倒猢狲散的状态。

然而,由于大瑶山山势险峻、谷深坡陡且丛林密布,非常不便于解放军大部队进入,因此给抓捕甘兢生的任务带来了极大困难。部队首长研究后,决定抽调二十四名精干战士,组成一支剿匪“飞行小组”,由战斗英雄王炎德担任组长。

准备就绪后,“飞行小组”立即出发。由于地形不熟,他们吃尽了苦头。衣服被挂烂了,身上划出了一道道血口子;干粮吃光了,只好啃树皮、吃草根;困倦到了极点,就随便找个乱草丛,几个人靠在一起打个盹。

最让大家发愁的是,甘兢生十分狡猾,居无定所,众人绞尽脑汁也无法找到他的踪迹。一周的期限很快就要到了,仍然没有见到甘兢生的影子,每个人心中都万分焦急,组长王炎德更是愁眉紧锁。

到了正月初七,也就是抓捕期限的最后一天,王炎德得到了群众提供的重要线索——甘兢生两天前在附近出现过!这个好消息让组成员个个兴奋不已,迅速做好了各项准备。

当天晚上9时左右,“飞行小组”在一位瑶族老人的带领下,冒着濛濛细雨出发了。由于天色实在太黑,带路的老人也迷了路,一直折腾了三个多小时仍未发现匪军动静,众人只好停下来观察地形。

这时,出现了极富戏剧性的一幕——战士张文川平时爱抽旱烟,总是随身携带着一杆黄铜制成的老式烟袋锅,闲着没事就经常点上烟抽上几口。三个多小时忙着追踪土匪,张文川的烟瘾早就犯了,趁大伙儿都在观察地形的工夫,他便从腰里摸出烟袋锅,过了一把瘾。

一袋烟抽完,张文川习惯性地把烟袋锅在鞋底下磕了两下。谁知就是这个动作引出一件非常蹊跷的事——这时忽听前方不远处传来两下拍手声,接着这位战士又磕两下,随即又传来“叭叭”两声,而且对方每拍一次手,就向这里移动两步。

大伙儿屏住呼吸,个个心中窃喜,他们断定:这一定是土匪的联络信号!

果不其然,真的有人现身了。只有两个人影鬼鬼祟祟地探出头来,往解放军这边窥探了许久之后,便慢慢地朝这边移动。

然而,当对方移到离我军只有四五步远的时候,解放军战士黎正清不小心碰到了所带的手灯开关,灯光一闪,目标暴露,匪军感觉不对劲,连忙朝这边开枪。

此时,王炎德一个箭步冲上去,按倒了走在前面的大个子土匪队长。借着双方交战的火光,王炎德一眼瞅见了通缉令上画的那个长胡须、穿制服、年龄偏大躲在一块石头边的甘兢生。他把大个子土匪队长交给紧随上来的张文川,再次猛地跃出,扑向了甘兢生,用枪逼住了他的脑袋。

这个让解放军“飞行小组”苦追多日的匪首,竟然是因为张文川抽完烟之后一个习惯性的动作给引出来,这可能是任何人都意想不到的。

经过一场激战,以甘兢生为首的20多名土匪全部投降。据甘兢生交代,原本有40多名手下跟他一起进了大瑶山,但由于山中的生活实在太难熬,有20多个人偷偷离开他,逃得不知去向。

战斗结束后,中南军区在南宁市隆重了召开庆功大会,中南军区暨第4野军第3政委谭政亲自为剿匪英雄王炎德、张文川等人戴上了大红花。

标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