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体育 > 篮球 > 正文

燕子坳的初夏时光

未知 2019-05-08 10:07

日影已长,繁华花事消歇。一年的时光,不期然便已经走到初夏,日子不黏不滞,一若水面无波,平淡无奇,却有一种安静的好。偶然落起一场小雨来,空气中仍会有些些凉爽。

这样的时节,这样的天气,是适合一人到山中独游的,于是驱车前往燕子坳。

沿着狭窄山间公路驰行,两侧高树繁密的枝叶筛下的碎影斑驳地洒落在路面,车子行经时便一路有光在眼前跳跃。如此约莫半小时,即来到何斯路村。

历经十余年的持续开发和建设,如今的何斯路已是蜚声遐迩的乡村旅游特色村,游客自四面八方慕名而来,村民收入亦水涨船高,多数人家都已建起现代风格的高楼广厦;亭台楼阁之类的建筑小品亦点缀于山头屋角。这自是一种崭新的风貌。

然于此崭新风貌中,村子西北角的燕子坳却似遗世独立,任四季更替,岁月变迁。它荒落,它静默,它保持着始自于久远的古朴和幽素,何斯路村发生的天翻地覆之变,似与它丝毫无所关涉。它是时光深处的孑遗。

燕子坳是昔年的何斯路老村,三面环山,前临一口大塘,塘边樟树繁茂,绿盖高张。倚山面水,藏风聚气,隐而不露,高而不峻,其形有若燕窝,确乎是一方风水宝地,地理师遂名之曰燕子坳。何斯路先祖当初择此地以辟榛创莽,繁衍生息,自有其超然的眼光在。

沿着一段石砌台阶走进燕子坳,高低错落的老旧屋舍杂陈于一片坡地间。从屋舍的数量观察,这里大抵有几十户人家,然而绝大多数早已人去楼空,唯零星几处屋舍尚有人居住。

我在一座座老屋间闲步,这些老屋,少则五六十年,更多的是七八十年上百年的历史。望着墙壁上片片剥落的白灰,里面的古旧青砖墙或泥石墙突兀醒目。一扇扇深闭的木门,不知经了多少年月的日晒雨淋,木门的颜色皆已沉黑。在一座无人居住且未上锁的老屋前,我看到老式的门环,积着铁红色的锈,门上一副对联,红色已完全褪尽,半脱而未落。

在燕子坳,时光仿佛是停止的。它停留在过去的时光里。

墙檐上纵横斜交织的老旧电线,临于路畔的低矮木格子方窗,近屋顶的不镶玻璃的圆洞窗,裸露不施泥粉的土墙,荒藤交错的废园……行走于燕子坳曲折的泥地巷弄,触目是这些属于往日时光的旧物象。

这些物象,是一种曾经存在的日常的见证,是农耕时代生活和生存的表征。这一种生存和生活的方式,已渐渐离何斯路人远去。这些物象也只能存留在过去的时光里。

在燕子坳,这些属于过往时光的物象是静默无言的,而另一种同样无言却彰显出生命光彩的是满目葱茏的绿色。

旮旯犄角生长着的种种无名小草花,屋舍前是成排的豆角架,枝叶正盛的桃树散植于一片空地里,野生的瓜蔓向四周络着藤叶,层层的爬山虎密遮了一堵废墙的墙面,修长的翠竹摇摇曳曳……

在这初夏时光,这些葱茏的绿色和那些旧时光的遗存构成了一幅美妙的图景。它令我们一方面能够在此寻觅和感受到那种旧时光里的静谧,一方面又赋予这些旧物象以一种生命的色彩,不至于太过灰败。

初夏时光,日影已长,在燕子坳,正宜于做一个光阴旧梦。

标签